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咏居士

 
 
 

日志

 
 
关于我

戴和义,笔名:乐咏,号:逸趣堂。湖南浏阳人,1963年,湘潭市政协办公室副调研员,经科委办公室主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市诗协理事,书协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当家真能作主  

2011-08-24 09:31:25|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家真能作主

乐咏居士

  今年6月以来,一篇《国家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解读资本市场十二五规划》的文章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由于工作关系,乐咏特意找到该文认真读过两遍,应该说,主任先生的访谈确实很有见地,但对我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却作出了过于乐观的判断。

资本市场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华大地吹响了股份制改革的号角,一两年后,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资金问题成为许多企业改革发展的瓶颈,90年12月,深、沪证券交易所先后成立,这,就意味着我国资本市场已初步建立。事实也正如此,在往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我国股市成为了许多大中型企业筹集资本金的重要渠道。

主任先生在访谈的最后总结性地将我国近年上市公司膨胀性扩张归结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越性”,并牵强地将全民炒股描绘成是马克思“社会主义人民当家作主”理论的明证,乐咏联系我国股市二十年的发展历程,再看看身边许多多年来沉浮于股市的同事与朋友,实难附和此当家作主之说。

问题很简单,让我们循着主任先生的访谈思路来分析一下:

1、规模与质量问题。

祁先生对中国发展资本市场信心满满,称短短21年时间,中国的资本市场便走过了西方市场上百年的历程,而今更是成为了全球股市第二,期货第一,并引用我国去年共发行IPO350个,几乎一天一个而国民“很少讨论”为由,说明我国20年来资本市场建设是成功的。但不知主任先生是忘记了还是在有意回避广大股民的实际回报问题,通篇都不曾提及,抑或是不好意思提及?

事实到底怎样呢?还是让我们以祁先生自己提供的一组数据来说明吧: 2009年8月4日,上证指数为3478点,至2011年8月2日收盘于2679点。在相同的时间段,2009年8月4日,美国道琼斯指数位于9320点;至2011年8月2日收盘于12132点。这就是说,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作为危机中心的美国的股市已从低点回位于历史高区,尽管其经济还没恢复元气,但股市已经走出低谷。相反,中国是这场危机的“受益者”, 经济保持着过往三十年的强劲增速,但股市却还总在高位半腰徘徊。原因在哪里,就在于我们对资本市场的经营理念——规模与质量的平衡问题。从祁先生的谈话来看,无疑,国家证监会这些年来或多或少存在着"重规模、轻效率"、"重融资、轻回报"的思想,这也是这二十年来我国股市长期表现低迷、“牛短熊长”的症结所在。我们很难想象,在这样一种怪诞的股票市场,广大股民能捞到真正的实惠。或许,这正是祁先生访谈中不愿谈及的真正原因。

小舢舨拼扎起来后毕竟不是航空母舰,流沙之上不可强建摹天大楼,强调规模的背后必定还需有过硬的质量为后盾哪!

2、资本市场与成果分配

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资金融通、产权中介和资源配置是它最基本的三大功能。可见,资本市场的产生主要是为解决资本供求矛盾与流动而存在的,其中,资金融通是它的本源职能。

资本市场的最大优势在于它最大限度地调动了市场因子的参与程度,换句话说,就是普通百姓也能参与投资分红,祁先生的话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我之所以说祁先生的说法很牵强,一来是今日中国之股市,尽管人民有了当家投资的主张,却不曾有左右分配利润之主权。且不说世纪之交时股市黑幕,单论这瞎子摸象般地投机行为便决定了他将面临的是危机重重。祁先生在他的访谈中也谈到了全球主要市场的换手率问题,他说:美、英、德、日都是100%,唯韩国人最投机,换手率达200%,因此,每次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时,韩国第一个趴下。但中国呢?中国股民的换手率为900%,这相对于韩国人又是一种怎样的投机行为呀,然而中国经济经过08金融风暴后却还最先觉醒,祁先生把它归结为应“感谢外汇局和人民银行没开放”,这或许有些道理。但这种事情能维持多久?开放后呢?广大股民是不是都该收手不干,任由你资本市场成为一具有名无实的躯壳?

访谈中,祁先生似乎极力推崇IPO的行政手段化,他说:“中国一个省长、一个省委书记想明白了,一个市长、一个市委书记想明白了,带着一千个、一万个公司来上市。中国把IPO做成了一个有组织成建制的过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也许这正是我们某些领导常说的中国特色,但祁先生们却忽视了这其实正是违背市场经济规律的。想必大家都还记得去年中铝并购力拓遭遇“悔婚”一事吧,“行政干预”正是力拓“悔婚”的原因之一。

姑且不说国际间的这种搏奕,因为这种搏奕的风险比股市本身要大得多。但反过来,如果我们的政府总是不能放手企业自由选择的话,我们还能指望资本市场进行自我净化吗?如果不能,广大股民的收益从何而来?

3、900%的换手率背后

中国900%的股票换手率无疑说明了中国股民极大的投机性。应该说,这种情况很大程度缘于以下几种原因:一是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下的中国人渴求富足的愿望,这个问题,全民皆赌正好作了一个很好的诠释;二是对于新兴市场的好奇。中国人喜好跟风与攀比的情结尤盛,当一个新兴市场兴起时,或许还有些畏缩不前,一旦看到尝到螃蟹鲜味者在那里擦试嘴角油腥时,不少人逞逞欲动便成必然,是故,自古以来新兴市场总是比成熟市场表现得活跃,这也是新兴市场高换手率特征的由来;三是我国IPO发行估价过高,使得长线投资缺少足够的安全边际造成的。发行估价太高,成长空间自然缩水,面对一个“牛短熊长”的市场,一个理性的投资者自然只好通过频繁周转来化解系统风险;四是中国股市本身缺乏长期机构投资者。所以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曾毫不隐晦地说自己作为一个指导中长线投资的分析师,面对我国许多公募基金也拼命挤进短线搏杀的操作中,深表困惑。

4、经济环境问题

到如今,乐咏并不敢对全国经济环境妄下结论,但至少,对于某些地方来说,经济环境仍是急需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政治的腐败归根到底还是经济问题。从陈良宇到厦门远华案,从文强到郭美美,从三鹿奶粉到赌球黑幕再到豆腐渣工程,哪一项不与经济挂钩。正因为此,各种腐败严重地影响了经济环境。

  还是说回我们讨论的资本市场吧。一直以来,中国的企业总摆脱不了行政的干预,从企业领导人的人事任免到大型项目的确定,哪一项不依附于行政的决策?问题是:一旦行政掌握着他的生杀命脉时,再有经济头脑的企业领导也不免有些英雄气短。想必很多人还记得早些年各地成立的城市建设投资公司,这正是一种地方性的投融资平台,由于受地方行政束缚太多,如今,大部分城建投资公司几乎失去其融资功能,业务已是十分皮软。如祁先生所言,也许中国人并不缺乏投资热情,中国人能当家作主拿自己的钱去买股票,但决定股市跌涨行情的因素何其复杂,除政策性的操盘受到银行利息、存款准备金率与市场投放量外,还受国际经济环境、政治环境、国家与地方政策的影响与限制,试想,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的热情能与他所期望的回报画等号吗?

  文章的最后乐咏想说一个小故事:那是九十年代初期,乐咏曾有一位朋友揣着自己仅有的200多元钱去深圳碰运气,一年后,朋友写信来说他已是一个深谙股市的老手,赚取了约200万元的家底,正是从那时起,乐咏开始关注股市并买回一大堆有关股市的书籍回来看,遗憾的是,就在我的书还未看完时,我的朋友亏得连最初的200元成本都几乎没有了。当然,关于这件事,我最终从书里找到了答案,这也是我近20年来从未涉足股市的原因。我佩服朋友的勇气,更为他至今还因提及这件事既自豪又后悔而感到悲哀,因为他一直不曾了解股市,更莫说对这种诡密的股市行为进行分析了。

  股市的跌涨行情是一种正常现象,游戏股市的股民有所亏盈也是正常现象,但是,以牺牲多数股民的热情去换取IPO的繁荣表象,股民们能当家买股,岂能作主奢求回报呢?

时政评论 乐咏书法园地
文尾图 - 乐咏居士 -
乐咏诗词集总 话说湘潭
社会杂谈 乐咏思想火花 乐咏散曲集总 视频翻唱
查看本站更多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