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咏居士

 
 
 

日志

 
 
关于我

戴和义,笔名:乐咏,号:逸趣堂。湖南浏阳人,1963年,湘潭市政协办公室副调研员,经科委办公室主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市诗协理事,书协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民富”“国强”怎关联  

2011-11-26 11:48:3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富”“国强”怎关联
乐咏居士

  中国历史上有两个最为短命的王朝,这就是秦朝(公元前221年至207年)与隋朝(公元581年至618年)。我们说历史不能复制,但有时候却又惊人的相似。秦、隋都是在中国处于长期分治与战乱之后建立起来的统一王朝,尽管其大一统表象极为强盛,实际上,统治阶级内部涌动着各种割据势力的暗流,基础甚是不稳。作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为了他的家天下能长治久安,自然不希望这种情况的存在,于是,采用高压的中央集权政治便成为自然。这一方面导致了被削弱了的地方政权的不满,另一方面又有来自于被横征暴敛搜刮得一贫如洗的百姓的暴动,王朝的短命便可想而知了。

  历史的作用在于它的可借鉴性。秦、隋的政治其实为后世提出了一个严肃的命题,那就是:中央集权与地方分权该如何平衡,“民富”与“国强”到底应如何设定因果关系。

  有史以来没有不愿意听赞歌的统治者,国富民强一直是统治阶级所追求的,但他追求的目的仍是为了维护他的一统江山与统治者地位,中央集权制的作用则正是维护其统治地位的手段。但中央集权又往往束缚着地方领导权的自由发挥,在权力不能得到有效监督的情况下,中央集权的过度滥用往往导致中央与地方矛盾的激化。

  自鸦片战争始,中国在动荡的战乱中可谓是徘徊了一个多世纪,时到今日,新中国的国力才算是恢复了一些元气。这些年来,因为成功举办了北京奥运、上海世博,有效应对了汶川地震、08金融风暴,甚至在建国之初以我们的小米加步枪于朝鲜战场上逼退了世界霸主的美国,有人对我们的“举国体制”便有些沾沾自喜,似乎这便是作为一个国家应对任何大风大浪的灵丹妙药,这其实是十分危险的。

  “举国体制”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中央集权的国家动员型体制。如上所述,这种体制在一定环境下确实能发挥某些优势,但它致命的弱点就是忽视了社会的反映,尤其在当今这种经济社会环境中,举国体制使得各级政府、政府与市场间的关系已变得十分微妙。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也一直在向西方学习其市场经济经验。按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市场经济本是资本主义的产物,但我们总标榜自己搞的是什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不知这种争论究竟意义何在,资本主义的东西社会主义就不能借来一用?其结果是使得我们的所谓市场经济搞得不伦不类。

  区分是不是市场经济一个最大的分水岭其实就在于如何处理政府与市场间的关系。纯粹的市场经济中的政府是从属于市场服务于市场的,但在我国,政府俨然成了经济活动的主体,除了拥有一个庞大的国有部门外,甚至直接参与诸如国土征拆、买卖等一级市场。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市场已沦为政府实现其经济目标或者说是政绩工程的一种工具,这是典型的经济国家主义。

  经济国家主义的后果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唯GDP增长”论,尽管近年来我们一再强调说反对GDP至上,但谁敢说我们现在已完全从这种模式中脱胎换骨出来?基层干部的升迁离不了GDP排位,企业的成长首先要考察其GDP贡献等等。我们说,改革的是体制,与改革共生的应该是如何发展生产力,但到底什么才是生产力发展的标志呢?我想,这与各级地方政府间的相互竞争,与产能过剩、资源浪费及环境破坏绝对是南辕北辙的事。

  难怪有人说,中国几十年来经济高速发展的密码就在于地方政府间的这种竞争机制!

  笔者上个月写过一篇《用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有失大国风范》的文章,今日写《“民富”“国强”怎关联》也正是由那篇文章推开来的。之所以从历史、从“举国体制”说起,主要是为了从体制的角度阐述怎样才能使二者很好地关联。

  中国历史上不泛富裕的朝代,但封建王朝的富裕是以榨取下层百姓的劳动力与钱财为代价的,因此“国富”与“民穷”等严重不对等状况时有出现,这也正是历史上农民起义时有发生的根本原因。

  联系新中国的现状,尽管老百姓的生活远比从前要好得多,但谁敢说这种“好生活”堪与其所付出的劳动和创造的财富达到平衡呢?这些年来,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连联合国的会费都不愿支付,而我们却在几千亿几千亿地支援所谓的盟友与穷国,我们有资格充当这样的慈善天使吗?是的,从今日的国家可支配财力来看,我们可能或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政府),问题是,这种富有是通过“举国体制”、应用行政和市场等手段从“民”转移过来的,代价就是“民穷”!

  我们总以为多施一些小惠就能打动和收买人心,其实这正是中国文化的积弊所在。在现今经济社会的国际大潮中,欠钱甚至赖帐都算不得什么,国际舆论不会遣责你的穷,何况穷与富也是可以逆转的,要避免成为国际舆论众矢之的的唯一方法便是多一些人文关怀这种最重要的普世价值观。

  不要总是强调“大河有水小河满”,事实证明,长期干涸的支流绝不可能支撑起大河里滔滔的洪流,更不可能出现百舸争流、肥鱼满舱的宜人景象。

时政评论 乐咏书法园地
文尾图 - 乐咏居士 -
乐咏诗词集总 话说湘潭
社会杂谈 乐咏思想火花 乐咏散曲集总 视频翻唱
查看本站更多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